惊梦一游

尊哥生贺

尊哥生贺#
          熟悉的街道,只是与记忆里的过往无一丝相似,迷茫地又在街上,而路上的人似乎都看不见他,他……只是一个幻影。
           又来了,那个熟悉的人,只是那人的脸模糊这,但是,他觉得他认识那个人。他跟着那个人。那个人走进一间花店,买下了天堂鸟。离开了花店。他还是跟着那个人,雪开始下了,一片一片,接着越来越大,但是他感觉不到冷,只是心口好痛。他无力地捂住了胸口,似乎这样做会让他好受一点……
        那个人还在走,这条路一直通向了墓园,明明那个人没有转弯,可是周围的景色一直在变,而他,缺也知道这条路到底通向哪里。他站在墓园的门前,看着那个人进去,站在墓碑前喃喃说着什么,泪水从他脸上流下。心好痛,好痛,你到底是谁,你在看望谁……
         梦醒了,他无力地捂住了脸。“尊,你醒了……”安娜跪在床上乖巧地问。“嗯。”揉了揉安娜的头发,起身去洗漱。水流从他头上流下,他仍然在回想那个梦,那种情绪,到底是什么……好烦躁,赤红的气息开始暴躁,草稚的敲门声响起了“尊,怎么了,还好吗?”“呼……”长呼一口气,“没事。”
          “尊,情绪不好……”安娜的眼睛倒映着尊的影子,周防皱了皱眉,不做声地做早餐。“梦境,是真实的倒映……”周防的手顿了顿,“你是说,那是存在的?”“我感觉到了真实的悲伤……”安娜手抚上了周防皱着的眉头,“心,很痛。”
         “是我吗……”
         “不止……”
         “他是谁”
         “不知”
         “好好吃早餐,我去看看宗像。”“嗯。”披上外衣出门,看着寒冷的天气皱了皱眉,转身去便利店买了暖宝宝。宗像怕冷,却总是倔强地不说。周防想,忽然又想到那个梦境里的人,他看着好单薄……烦躁地甩甩头,他又在胡乱想什么……
     等他回神的时候,已经站在宗像的办公室前,直接推门进去,不出意料地看到了皱着眉头的宗像。“阁下这次虽然从门进来了,但是请记得下次敲门。”“知道了,啰嗦。”把手中的暖宝宝扔给他,宗像诧异地接过,低头笑了一下。“野蛮人……”
    “走吧,出去走走,你可是少来我这。”宗像邀请道。“哼……”宗像起身穿上便服,和周防一起出了门。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雪忽然下了起来,周防不耐烦地哼了一句“鬼天气……”抬头望了望走在前面的宗像,霎时间梦境与现实重叠起来……安娜的话在脑海回响。
    “梦境,是现实的倒映……”慌了神地一把抓住宗像。“怎么了……”宗像一脸诧异,看着这个从来不曾如此的男人,周防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抱着他。
   
   
    “安娜你是说赤之王的梦境有古怪?”伊社那也看着忽然前来拜访的安娜,那个空灵的孩子。“嗯,尊的梦,是现实,不,是过去的另一个现实……”“另一个现实,平行世界么……”小黑问。“有可能,毕竟安娜可以看见的,可能远远不止人的内心,只是,毕竟只是梦境,应该不会有事吧,安娜怎么这么惊慌?”小白把温热的茶水递给安娜,柔声问。“悲伤,很沉重的悲伤,不止尊,它,很痛苦。”“这样啊……那要麻烦安娜问问赤之王有没有空来一次研究所了,毕竟平行世界什么的,有石板在的话,可能影响因素还是会有的。”“嗯。麻烦了,小白。”“没事。”小白温和地笑着。
    夜晚又来临了,那个梦境又开始了,还是同样的场景,同样是那个人,只是没有下雪,那个人的衣服也换了,仍然去花店买了一束天堂鸟。接下来是去墓园,周防想。还是老样子,周防的心口还是很痛,那种悲伤无时无刻地在侵蚀他的理智,你到底是谁……
    猛地从梦中惊醒,还是半夜,忽然意识到床边有人,是白银一族……周防皱了皱眉,道“白银什么时候也有了偷进别人家的习惯?”“安娜带我们来的,她说你可能需要我们的帮助。”周防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那个人,是……宗像,对吗……”周防此时回想起来,越发觉得那个人与宗像的相似。“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什么意思?”
    “平行空间。”
    “嗯?”
    “薛定谔的猫的定律,听说过吧。”
    “嗯。”
    “你的梦境,让石板把另一个世界交接起来了。”
    “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周防直觉与他有关。
    “你死了,宗像亲手动手的。”
    周防皱了皱眉头,在听完白银之王讲完了一切之后,他忽然觉得他有必要去找宗像,翻身下床,找出衣服穿上便除了门,他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这么地,心疼宗像。
    小白问小黑“我,这样说,是不是很残忍?”“没有,你只是把一切告诉了他,残忍的,是那个世界。”“嗯。”
   
   
    宗像无奈地看着这个半夜从窗户闯进他家后就抱着他不放的大型脑科动物,“喂,现在是半夜……”“嗯……”“我困了,周防。”“嗯,那就睡。”“你还抱着我……”“我没事……”我有事……宗像想,“野蛮人……”认命地在周防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又沉沉地睡了过去。周防抱着他,此时躁动的心才安静了下来,狮子是富有占有欲的动物,他们对于自己的所有物,有这固执的占有欲,当他知道另一个世界宗像的痛苦时,他心痛到无以复加。“抱歉,我不会再留下你一个人了……”
   
   
   
   
   
   
   
   
   
   
    从此,王和王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bushi),其实一开始是想着这虐的啦,后来因为是尊哥的生贺,还是甜吧~

评论

热度(10)